天台信息港

用户登录

首页

首页

资讯

查看

年轻人为什么爱看话剧了?

2022-07-03/ 天台信息港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为剧,也为人随便搜搜“年轻人为什么”,你就能看到这些关于年轻人的社会观察:拒绝父辈趋之若鹜的白酒、买
日式捆绑图片

为剧,也为人

随便搜搜“年轻人为什么”,你就能看到这些关于年轻人的社会观察:拒绝父辈趋之若鹜的白酒、买车不再只把眼光局限在BBA、喜欢囤货买东西制造安全感……

在这其中,最“怪异”的,可能是#年轻人为什么爱看话剧了#。

“反内卷”和“开摆”成了当下年轻人生活的信条,一部好剧是现代人暂时逃离生活的方式。其实不止话剧,舞剧、歌剧、音乐剧,都慢慢变成了年轻人的主场,他们像父辈坐在台下“捧角儿”,又用年轻人的方式在手机软件上抢票。

在忙碌的工作或者学业过后,戏剧让人短暂地加入乌托邦。

2022阿那亚戏剧节取消让很多人失去了“盼头”,但随着乌镇戏剧节的官宣,爱戏剧的年轻人又重新燃起了热情。

对于#年轻人为什么爱看话剧#,有一个很好的回答。

在去年阿那亚“你为什么喜欢戏剧”的板子背面,有人写下:“逃跑万岁”。

偏爱经典剧目的人,近期或许在关注徐帆的《阮玲玉》末演。

1994年,徐帆第一次出演《阮玲玉》,1996年凭借舞台上的表现拿下了戏剧界最高荣誉——梅花奖。

■图源来自:新浪微博@唐烨-北京人艺

■《大撒把》

说徐帆是“大青衣”已经说腻了,她长着一张戏剧学院偏爱的脸,轮廓大气,眉眼舒展且藏着英气。

当年她毕业后直接进入人艺,没过几年就开始独挑大梁。

“业务能力强”“戏走一遍就熟”“情绪感染力强”,与她共事的人,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夸赞她的表演水平。

2013年,人艺复排《阮玲玉》,徐帆当时46岁,站在舞台上再次观察这个角色时,她突然明白阮玲玉当年为什么会自杀,为什么会痛苦。

■图源微博@于辛辣

“只要你站在前面当明星,后面就永远有舆论对你的困扰。”

带着对角色的这一层理解,徐帆又演了九年。台上那个阮玲玉,从青涩懵懂、略带婴儿肥的小丫头,变成了优雅、挑起细弯眉的成熟女性。

■图源来自:魔帆摄影byMoreFun

28年,横跨了徐帆演艺事业的不同阶段。

■图源来自:魔帆摄影byMoreFun

末演时赶到现场的袁弘说:

“一是感慨舞台上演员的技艺可以这么精湛,二是感慨她在一个角色里活了这么久,多幸福,多难得。”

在许多人眼里,秦海璐的入行起点是《榴莲飘飘》,是金马影后,但在这之前,她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,最熟悉的地方还是话剧舞台。

在拍过几部影视作品之后,她选择回到舞台,参演田沁鑫执导的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。

■图源来自:新浪微博@韧一

秦海璐最开始看中了白玫瑰的角色,但田沁鑫偏觉得她应该演红玫瑰,因为“白玫瑰不会这么不设防。”

原著中的红玫瑰什么样?王娇蕊,一个从小被送出国读书,在外面落了个坏名声的女人,以情妇的身份出场,穿着睡袍趿着拖鞋,报复性地往吐司上抹花生酱。

“闻名不如见面,她那肥皂塑就的白头发底下的脸是金棕色的,皮肤紧致,绷得油光水滑,把眼睛像伶人似地吊了起来……一条一条,一寸一寸都是活的。”

■图源来自:新浪微博@小浪观剧团

娇媚,曾经不是秦海璐的代名词,但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之后,她的性感突然开了窍。

在这之后,她还和田沁鑫导演合作过《青蛇》,造型比之前更妩媚,对肢体动作的要求也更高,要演出蛇柔软无骨的感觉。

■图源来自:新浪微博@草莓汁加糖

好像也是从那之后,观众开始熟悉秦海璐身上的风韵:

具有东方韵味的吊梢眼,半睡半醒般的眼神,饱满流畅的鹅蛋脸,配上轮廓明显突出的厚唇。虽然长了一张留白的东方面孔,但秦海璐是适合化浓眼妆、涂上红唇的。

如果她不演红玫瑰,或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:这一面也同样迷人。

■《四世同堂》

大多数明星走进影视圈之后就很难再回到话剧舞台,但也有倒着来的,韩雪算是其中一个。

出演电影过后,她以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被上戏录取,毕业后又带着在影视行业的荣誉,回归到舞台出演音乐剧《白夜行》。

相比影视剧而言,戏剧,爽的是演员自己。

在《白夜行》当中,她硬是把一副温柔好女人长相掰成了血色坏女人。在演戏方面,她是认真的。

韩雪饰演的唐泽雪穗,大部分时间都穿着白色,脸上也没有过多的修饰,从某些角度来看是带着憔悴感的。

简单的服化将所有人物塑造的压力都给到了韩雪自己,夸张的动作和表情,颠覆了她以往端庄大气的形象。

她的舞台表现力是直给观众、完全不拐弯抹角的。

“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。”

从部队大院到演艺舞台,这位带有点小叛逆的南方姑娘,没拿生活开玩笑,赌赢了自己的事业。

远山眉,高峰髻,石青和石绿配色的襦裙,妆容和服饰的精心搭配使得《只此青绿》在春晚顺利出圈。青绿腰也掀起了一股模仿热,舞者孟庆旸的甩袖和身段,在观众心中勾出了一幅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而在此之前,她已两次作为领舞登上了春晚。

九岁,孟庆旸就踏上了求学之路,从北舞附到北舞,再到东方演艺,九年如一日成为练功房最后走的人。

即使现在已经三十了,她依旧每天坚持早起练功,重视体能训练,戏外声音的柔弱和戏里爆发的力量形成鲜明反差。

在孟庆旸眼中,跳舞并不是一碗“青春饭”。

“不害怕年龄感,它会带给你更多的阅历,那种升华是需要从岁月走过来的。”

她不是那种标准的古典美人脸,细长脸、尖下巴,加之立体的五官,妩媚感更强,放在舞台上,是精致小巧且灵动的。

舞剧与话剧、歌剧相比,纯肢体语言的展现本就带有一定的观演门槛。而舞者的神情与动作,是带领观众去感受的闸门。“青绿千载,山河无垠”,孟庆旸只需用一个眼神,就能一眼万年,让人看到大好河山。

把年轻人吸引到剧场中的,有可能是剧本的魅力:

到北京读书的大学生,或许都在蜂巢剧场的小座椅上被挤到流汗,廖一梅编剧、孟京辉执导的戏在舞台上一场一场演着,最出名的《恋爱的犀牛》也换了许多次班底。

想看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你可以看徐静蕾的那一版电影,或者走进剧场听听黄湘丽的独白。

当然了,也有可能是演员自身的魅力:

倪妮从荧屏跨界到话剧舞台,由她出演的《幺幺洞捌》刚迎来了首演四周年。舞台上的她还是红唇、旗袍,配上清爽的短发,一半明媚一半大气。

郑云龙的《弗兰肯斯坦》正在演出。《声入人心》给音乐剧演员带来了流量,剑眉大眼高鼻的郑云龙也成了很多年轻人入股音乐剧的原因。

《如梦之梦》的舞台上,你能看到肖战,也能看到从选秀节目被大家认识的葛鑫怡。

沉下心来,排练、演话剧,成了很多演员近些年的选择,小剧场里的表演或许只能被在座观众看到,但还是那句话:“演剧,爽的是自己。”

让年轻人走进剧场的理由有很多,不用问他们是否能耐住性子、是否看得明白,年轻人走进剧场,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。

图片来源

新浪微博/豆瓣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